逐水草而居的流浪教師

早起的鳥兒不會曬太黑


Contact me

Contact me

2014年6月9日 星期一

網誌空白的時間裡

想過寫網誌,卻一直提不起精神

真的是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... ...

網誌空白(竟然超過一年),但其實發生了很多事;甚至多到我不知道怎麼說起。
基本上,我變得比較仰賴臉書,然後電子郵件用量也是少了。
Jhen Jon在29 May, 2013說了這樣一段話:即便世界怎麼看都要崩壞了,我們依然要死命秉持住會幸福的憧憬喔揪咪。-- 題獻予 Kunrun He,祝幸福。
儘管我們仍是學生 [ 以可憐需要繳學分費的學生身分 (實習老師) 在嘉義高中待了半年 ]
儘管有一絲絲長大的跡象
仍然不願對現實妥協



不認真念書準備考取工作
一直騎單車 [果然是頑童,仍騎單車到校,甚至把車寄放到教務處 ]
不停地看書以玆鎮定情緒
-- --幸好,實習老師的生涯告一段落後,也通過了教師(焦屍)檢定

現在呢?還有受到性別歧視,被迫一年內必須領有低於法定最低工資
每個月固定九千匯到郵局的戶頭中
奉獻是一種體驗生活,確實不錯;但是如果連領這樣薪水都會比自己老爸的戶頭還多,大概可以想見我微微惱怒憲法的原因了吧!

回到嘉義,尤其是實習結束,開始服役的時候,更了解同儕皆不在身邊的窘境。

記得我剛來到梅山幾天,跟Jon通話的時候,他真是聰穎地說:欸你那邊是不是沒有跟你年紀相仿的人呀?!
有好處有壞處。
昨天,預約並且成功跟水工先生見面。這位大師剛從澳洲飛回來,這八個月裡面他實在是發生太多事,而我卻只做了兩件事:無薪半年實習+服了沒多少日子的役。
然後日子一樣要過。

今天下午,稍微飄了一點雨。平常的我大概會回頭了吧。
但仍然騎到11號彎道,站牌頂半天(海拔約544m)處才下山

2 則留言:

  1. 即便世界怎麼看都要崩壞了,我們依然要死命秉持住會幸福的憧憬喔揪咪

    回覆刪除

可以用email(右下角:以電子郵件訂閱)得知版主回覆或其他留言。

Follow by Email

Cou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