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水草而居的流浪教師

早起的鳥兒不會曬太黑


Contact me

Contact me

2009年10月16日 星期五

八八莫拉克

我想大家都知道這是什麼
在超過兩個月後的現在


清華大學似乎為了南部災區組織了一個
叫做竹蜻蜓的工作隊


其實像這類的信件寄到收件夾來
我幾乎都不會看
所以我自然也不是很了解這些事情
儘管我自己是災民


直到後來有人跟我說到這件事
這位朋友自己也是一開始不知道
後來注意到才加入的
因為他第一個想到的受災者就是我
想要跟我談一些親身經歷的事


其實也沒有什麼經驗多可怕
跟那些林邊、佳冬什麼的比,我們不算上什麼
只是稍微見識一下罷了


今天就去聽他們一節課
請一位講者來談災後的重建
切入點很特別,雖然看來簡單
但是很多人不會想到:
重建要緩
慎重考慮當事人的感受,以及防災所需的工作
難道是恢復所有毀損的抽水及堤防設備?
這樣子有可能改善嗎? 下次同樣的狀況是不是會再發生?
有許多事不是直覺想想就好了


他也以台北為例,如果像這樣的水降在北部
是不是連國軍的救援幾乎都進不去了
多嚴重的後果!
哪像有些北部人一聽到:什麼? 南部有那麼嚴重喔!
連你也會遇到= =


總之還聽到好多其他的事情、互動
不一一列出
當我聽到有這麼多人不是為了私利行事
而是關心整個台灣的未來,或說公共利益

真好,還有美麗的事在發生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可以用email(右下角:以電子郵件訂閱)得知版主回覆或其他留言。

Follow by Email

Counter